手機版 | 微信登錄 | 登陸 | 注冊 | 留言 | 設首頁 | 加收藏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精校小說 > 靈異類 > 文章 當前位置: 靈異類 > 文章

《薩滿往事》(校對版全本)作者:唐小豪

時間:2019-04-02    點擊: 次    來源:網絡    作者:佚名 - 小 + 大

【TXT大小】:2.55 MB
【內容簡介】:
  1932年,日本帝國主義為分裂奴役中國,扶持滿清末代皇帝溥儀在東北建立偽滿洲國,而奴役下的偽滿卻頻發神秘異事,所有線索都直指神秘莫測的薩滿教,日本關東軍特種情報處為探查真相,網羅民間異士建立專屬調查部門秘搜課…… 
  異道嵍捕的詭異經歷,抗聯臥底的諜戰斗爭,細作組織孤軍的無孔不入,異文化新的篇章由此開啟。

第一章 非似山(上)

  1932年6月,撫順后安鎮鄭家村。
  傍晚時分,權千章終于爬上了那座山,站在懸崖邊上眺望著遠處。
  這位燕京大學最著名的地質學教授卻無心欣賞眼前的美景,只是在心中感嘆祖國的大好河山就這么一步步被日本人給吞噬。
  “教授,您小心點。”氣喘吁吁地付倍學爬上來,“這里太危險了。”
  權千章連頭也沒回,只是冷冷道:“我本就已經置身于危險之中了。”
  付倍學當然明白權千章話里的意思,他身為權千章最得意的門生,卻當了漢奸,為了日本人在東北的利益,設局騙來了權千章,讓他為日本人在東三省做地質勘探。
  與付倍學一同上來的還有一名日軍軍官和五名荷槍實彈,穿著山地作戰服的日本士兵,當然,他們都是打著保護為名的監視者。
  最重要的是,那位名為高橋次郎的日本下級軍官,也曾是權千章的學生,日本關東軍做這樣的安排,可謂是用心良苦。
  付倍學環視周圍,問:“教授,這里為何要被稱為非似山?”
  權千章并未直接回答付倍學的問題,只是道:“在風水之中,此地阻頭斷尾,是死地。”
  付倍學點頭道:“的確如此,西為頭,頭堵平山,南北兩翼也被山脈所阻,但我不明白斷尾何意?東面是一片開闊地呀,何來斷尾?”
  權千章解釋道:“就是因為斷尾才變成的死地,原本東面有一條河流,但河流改道,鳳尾已斷,原本的活鳳,變成了死鳳。”
  高橋次郎聞言,尋思片刻問:“老師,這里就是您以前說過的‘鳳凰呈祥’?”
  權千章皺眉:“我說的那是‘天鳳定尾’,鳳凰一詞,是鳳鳥和凰鳥的合稱,鳳凰呈祥之地這種地形只是存在于人們的想象之中,就如沒有真正的活龍之穴是一個道理。”
  高橋次郎不語,畢竟他對中國傳統風水只知皮毛。
  付倍學此時又問:“那為何要被稱為非似山?”
  權千章不想再搭理付倍學,轉身欲朝叢林中那條小路走去。就在此時,灌木叢中走出來一個頭戴斗笠,身披麻衣,肩負背簍,似乎在服喪之中的中年男子。
  權千章看著那名打扮怪異,形同山民的男子,立即閃身讓路。
  “喂!你是做什么的?”高橋次郎立即上前阻攔,三名日本士兵也上前包圍住山民,其余人則呈保護隊形,站在付倍學和權千章周圍。
  權千章見狀皺眉道:“只是山民而已,不要為難人家。”
  高橋次郎解釋道:“老師,為了您的安全,這是必要的檢查。”
  權千章諷刺道:“自己心中有鬼,所以才恐懼一切,這就是侵略者的思維。”
  高橋次郎不語,只是恭敬地站在一側,看著那些日本士兵全面搜查著山民。
  日本士兵從山民背簍中搜出五根模樣怪異的東西,其中一件像笛子又像尺子,還有三根一模一樣上面帶有刻度的圓柱體。
  高橋次郎上前拿著一根像是軟尺一樣,但前端卻帶有指北針的尺子,疑惑地看著,問:“這是什么?”
  山民微笑道:“工具。”
  高橋次郎追問:“干什么用的?”
  山民回答:“測量,看風水,尋墓地。”
  高橋次郎聽到“測量”二字很是警惕:“那你是做什么的?”
  山民道:“幫人找適合下葬的墓地的人。”
  付倍學在旁邊插話道:“風水師?”
  山民搖頭:“不是。”
  高橋次郎又命令士兵搜身,也沒有發現異常,只得揮手讓山民離開。
  整個過程中,權千章一直冷眼旁觀,沒有說半個字。
  山民欲離開的時候,付倍學問道:“朋友,打聽一下,這里為什么要叫非似山呢?”
  山民駐足停下,轉身看著付倍學:“因為這里原本沒有山,后來一夜之間多了一座山,而這座山似山又不是山,因此得名。”
  聽完山民的話,權千章、付倍學和高橋次郎都是一愣,因為眼前人的語氣并不像山民,又攜帶那么些稀奇古怪的東西,話中又似乎帶有玄機,顯然不是常人。
  高橋次郎的手下意識按在槍套之上,山民掃眼看過,只是微笑道:“你們最好不要再往山里走了。”
  權千章忙問:“為何這么說?”
  山民回道:“山中多瘴氣,吸入少量人都會迷失心智。”
  付倍學疑惑道:“瘴氣?”
  山民簡單說了兩個字:“尸瘴。”
  說完,山民提起背簍,哼著小曲穿過人群朝著山下走去。
  眾人看著山民離去的背影,一直到他消失在樹林之中再無蹤影。
  付倍學看向權千章:“教授,我們還往里走嗎?”
  權千章不語,只是保持著沉默。
  付倍學又看向高橋次郎,高橋次郎上前道:“老師,今天是初次探查地形,基本地形繪制已近完成。”
  權千章卻看著腳下,說道:“為何要叫非似山,就是因為這座山是在幾百年前一夜之間形成的。”
  付倍學驚訝:“一夜形成一座山?”
  高橋次郎搖頭:“這怎么可能?”
  權千章道:“有何不可能?一夜之間,東三省都能變成滿洲國。”
  權千章的話,讓付倍學和高橋次郎都不知道如何接下去,只得交換了下眼神后各自保持著沉默。
  “非似山是撫順的官稱,本地的民眾則稱其為一夜山,顧名思義,就是一夜之間形成的一座山。”權千章解釋道,“年輕的時候,我曾經慕名而來,就是想查清楚這座山到底是如何在一夜之間形成的。”
  高橋次郎注視著權千章,等待著答案。
  付倍學則問:“那教授您查到了嗎?”
  權千章道:“古時,民智未開,沒有科學一說,便將這種事歸納于亂神怪力,但經我多方調查,得出的結論是,這座山是山洪暴發導致的泥石流匯聚而成。”
  付倍學聞言忙道:“那也不對呀,就算是山洪暴發,又怎么可能一夜之間形成如此高的一座山呢?”
  權千章指著一方道:“在山的那邊,有一座因地震形成的堰塞湖,百年前因為暴雨導致堰塞湖決堤,沖刷下來,擊垮前方的山脈,將山體上半部分直接推向下方的低洼處,因此形成了這座山。”
  高橋次郎聽完道:“照這么說,只是百年時間,這下面什么資源都不會有,原煤的探查也可以告終了。”
  權千章也不回答,只是轉身朝著山下走去,高橋次郎和付倍學交換了下眼神,只得跟上。
  三人下山的時候,天邊已經泛起了烏云,翻滾著的烏云朝著非似山和山下的鄭家村逐漸襲來,就像是一支身披黑甲手持閃電利器的軍隊。
  三人回到村口的時候,鄭家村的村長、保長、牌長悉數到位迎接,兩側還站滿了一臉茫然,機械性揮舞著滿洲國和日本國國旗的村民。
  權千章見狀,眉頭緊鎖,心里無比厭惡,轉身要走。
  付倍學上前攔住道:“教授,傍晚了,我們是趕不回奉天的,在村里歇一夜,明天再出發。”
  高橋次郎也上前恭敬道:“老師,您的住所已經安排妥當,屈就一晚,明天我們就走。”
  權千章看著村長村民臉上又害怕又為難的表情,只得點頭,不過立即叮囑道:“次郎,你帶來的人,不能騷擾這里的百姓。”
  高橋次郎點頭道:“是!”
  權千章又道:“還有,讓這些人都回家去吧,不要在這擺過場,我看著心煩。”
  高橋次郎將村長叫到跟前,低聲說了兩句,村長連連鞠躬,轉身對保長、甲長等人說了句話,隨后就開始收集村民手中的小國旗,并招呼他們趕緊各自回家。
  人群很快散去,權千章這才稍微放松些,由村長領路,朝著村內走去。
  當權千章走到村內用以祭祀的空地時,卻意外地看到先前那名村民坐在樹下。
  山民微微抬眼,帶著微笑看著權千章,權千章也向其點頭示意。
  高橋次郎警惕地問村長:“這個人,是做什么的?”
  村長回答:“看墳地的,也兼顧著收一些山上的藥材。”
  就在此時,那山民開口了:“你們及時回來還好,若是晚了,恐怕是再也回不來了。”
  付倍學疑惑:“為什么?”
  山民抬手指著遠處空中那片烏云:“今晚有暴雨。”
  山民說著提著自己的背簍起身:“我也要走了,你們今晚最好不要住在村子里。村長,讓村民都撤走吧,聽風聲,今晚有山洪。”
  “風聲?”村長茫然。
  付倍學看著慢慢離去的山民:“山洪?怎么可能,這什么時節,還會有山洪,又不是時夏雷雨季,不懂裝懂。”
  剛說完,空中傳來滾雷聲,驚得眾人不由自主都抬眼看去,發現此時烏云以先前數倍的速度彌漫而來,瞬時間便到了頭頂。
  可怪異的是,空中沒有一絲風,相反悶熱了起來,氣溫也較比之前提升了好幾度,眾人見狀,后頸處雖然發涼,卻因為突如其來的悶熱憋了一背的汗水。
  付倍學扭頭看向還在抬眼看天空的權千章:“教授,進屋吧。”
  權千章微微點頭,跟隨付倍學進屋。
  等權千章等人進屋之后,村長一面抬眼看著天空,一面急匆匆朝著院外跑去,去追先前離開的那位山民。
  “楚先生,楚先生。”村長氣喘吁吁地追上那位山民。
  山民停下,微笑道:“叫我楚樂康就行了,不需要叫先生的稱呼,我不是什么先生。”
  村長為難道:“先生,您先前說的是真的嗎?”
  楚樂康抬眼看著天空道:“在你記憶中,上一次爆發山洪是什么時候?”
  村長仔細回憶著:“從我打小那時候起,就沒有爆發過山洪,但是小時候聽老人說這里百年就得爆發一次。”
  楚樂康搖頭:“撫順雖然是古城,但鄭家村卻是咸豐年間闖關東之后由關內魯人開墾所建,所以,村里老人說百年一次,那是以訛傳訛,而撫順也沒有任何關于非似山山洪的記載。”
  村長疑惑:“那您為什么要那么說呀?”
  說到這,村長壓低聲音:“是想嚇跑日本人嗎?”
  楚樂康笑道:“如果單靠嚇唬就能對付日本人,東三省也不會淪陷了。”
  村長聽聞楚樂康這么一說,更加疑惑了。
  村長道:“楚先生,我知道您的能耐,前些年若不是您說服我們開河改道,恐怕我們這個村子早就被洪水淹沒了,您是能人,如果今晚真的有山洪,我得提前讓大伙兒走呀。”
  楚樂康道:“必須走,不走都得死。”
  村長又問:“往哪兒走?走多遠才安全?”
  楚樂康道:“離撫順城下越近越好,來不及轉移的人,可以上除了非似山之外的任何一座山。”
  村長趕緊又問:“您的意思是,山洪來自非似山?”
  楚樂康默默點頭,背起背簍繼續頭也不回地走了。
  楚樂康走出不過十來米,天上就落下了雨滴,村長抬眼看著頭頂的烏云,還未轉身離去,傾盆大雨立即落下,遠處的楚樂康也很快消失在了雨霧之中。
      下載地址

上一篇:《你為何召喚我》(校對版全本)作者:第十六籠饅頭

下一篇:《鬼村扎紙人》(校對版全本)作者:輕塵一笑

備案ICP編號  |   QQ:878509783  |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大利嘉城668#  |  電話:878509783  |  
时时彩用五行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