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微信登錄 | 登陸 | 注冊 | 留言 | 設首頁 | 加收藏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精校小說 > 都市類 > 文章 當前位置: 都市類 > 文章

《黃金漁村》(校對版全本)作者:全金屬彈殼

時間:2019-03-21    點擊: 次    來源:網絡    作者:佚名 - 小 + 大

【TXT大小】:6.81 MB
【內容簡介】:
  在大城市打工多年的敖沐陽回到養育他的家鄉小漁村,歸途中遇襲落海,揭開了一段草魚跳龍門的傳奇…… 
  深洋千珍、淺海萬魚,神奇的海洋,絢麗的生命; 
  漁家捕撈、山澗耕種,悠然的田園,簡單的鄉野; 
  萌寵機靈、天水共色,多彩的自然,壯美的河山。 
  精彩人生,就此徐徐拉開帷幕! 
  《黃金漁場》姊妹篇,全新演繹一段經歷更有趣、內容更豐富、見識更多廣的海洋種田生活! 

第0001章 金光

  太陽毫不留情的炙烤著大地和海洋,時間才進入六月,紅洋市就迎來了高溫。
  敖沐陽走上碼頭隨意的打量周圍,和他五年前離開家鄉時一樣,渾濁的海面上停靠著幾十艘船,大多是筏子、舢板和小漁船,大船少見。
  這個小碼頭叫龍王渡,他在的村子名為龍頭村,二者名字息息相關——相傳在明清時期,曾經有龍在敖沐陽的家鄉出現過。
  那條龍從深海九淵之下騰飛,在碼頭這里經過,留下了‘龍王渡’的名字。它后來上岸飛升,飛升前龍頭所在的地方,就成了他們村子。
  敖沐陽剛在腦子里過了一遍從小聽到大的傳說故事,一艘掛著舷外機的小型鐵皮船靠上了碼頭。
  船剛停下,船頭上一個二十七八歲的黑臉膛青年喊了起來:“輪渡、輪渡,龍頭村、石家村、前灘鎮,有去的沒有?要去的趕緊過來買票,開船不等人嘍!”
  一支十來人組成的旅行隊走了過去,有人問道:“船長,去前灘鎮多少錢?”
  青年打量了他們一眼,悶聲悶氣地說道:“四十塊一個。”
  又有人問道:“這么貴呀?那去王家村多少錢?”
  “這還貴?瞎鬧!去王家村一百塊!”青年硬邦邦的留下一個報價,低下頭開始收拾纜繩。
  游客們聽出他語調中的應付之意,有人不滿意了,說道:“別以為我們外地的就好騙,王家村屬于前灘鎮,隔著鎮子沒多遠,怎么差這么多?”
  黑臉膛青年頭也不抬地說道:“愛坐就坐,反正去前灘四十、去王家村一百。”
  他這話說的很沖,周圍準備坐船的人表情難看起來。
  敖沐陽快步走了上去,笑嘻嘻地問道:“船哥,那去龍頭村呢?”
  青年依然不抬頭,不過態度好轉起來,他說道:“龍頭村便宜,只要二十塊,還免費給介紹村里的漁家樂,絕對不坑人。”
  敖沐陽掏出二十塊錢遞給他,嘆著氣道:“這才幾年,物價漲了這么多啊,我去京都的時候,記得還是五塊錢一趟。”
  青年聽了他的話抬起頭,然后驚喜的叫了起來:“臥槽!羊子?他娘的是你?你、你這是啥時候回來的?”
  剛才青年一出現,敖沐陽就認了出來,這是他村里的好朋友,名叫敖富貴,兩人從小光著腚玩大的。
  拍了拍哥們的肩膀,他微笑道:“剛回來,再過兩天是那啥日子,我回來陪陪我爹娘。”
  聽了他的話,敖富貴臉色一暗,他張張嘴又閉上,最后低聲道:“那行,回來就好,你快上船,咱回家。”
  敖沐陽上了船,又有十幾個人也跟著上來,他們都交了二十塊錢渡船費,同樣跟著前往龍頭村。
  過了十多分鐘再沒人上船,外表長滿鐵銹的外掛機‘轟隆轟隆’的叫了起來,這艘看起來有年頭的鐵皮船開進了寬闊的海洋。
  等到敖富貴收完乘客的錢回來,敖沐陽奇怪地問道:“咱們村子隔著鎮子沒有多遠,從地上走過去也就是半個小時的光景,你怎么少收一半的錢?”
  敖富貴抿了把鼻子憨厚一笑,說道:“你不知道羊子,這幾年鎮子上和村里都在搞漁家樂,咱們村也有好幾家。省一半錢,大家就愿意坐船到咱們村,這樣說不準有人就順路在咱村漁家樂吃飯。”
  敖沐陽明白過來,說道:“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好心腸。”
  龍王渡距離龍頭村的碼頭大概是二十五公里,鐵皮船的舷外機馬力不足,速度很慢,能跑七八節就不錯了,這段距離差不多需要一個半小時才能走完。
  二十五公里的距離不算遠,如果從陸上走,那即使是騎電動車,一個小時就能輕松到達。
  可是他的家鄉地勢很不好,是中國少見的山海銜接地區,陸地上到處是高山峻嶺,很多村子還沒有通公路,要出行只能通過海上。
  看著岸上連綿的高山蹤影,敖沐陽問道:“我在外面聽說國家有個工程叫村村通,專門給農村修路,咱們村里還沒有通路嗎?”
  敖富貴叼著根香煙踹了船板一腳,他悶悶地說道:“沒法修,政府說代價太大咱們又有船渡,一直沒修。”
  聽了這話,敖沐陽搖了搖頭。
  他們確實可以船渡,可家家戶戶都是小船破船,從村子到碼頭就得一個半小時,更別說去城市了,誰家孩子出去上學或者有個頭疼腦熱想去醫院就得折騰掉半條命。
  一邊聊著天,他一邊放眼往四周看去,附近淺海水域沒什么船,只有一些小舢板飄蕩在海面上。
  過了十幾分鐘,一艘通體刷著白漆的拖網漁船出現在了海面上,敖沐陽隨意地說道:“這船不錯,誰家的?”
  敖富貴看了一眼后面色一變,他恨恨地說道:“不錯個屁,是王家村的船,你這一回來就碰上他們,真是晦氣!”
  王家村和龍頭村是鄰村,兩個村子之間就隔著一座湖泊。
  俗話說,遠親不如近鄰,這話并不適用這兩個村子。
  在敖沐陽的記憶里,兩座村莊之間有世仇,而且跟他剛才想起的那個傳說故事有關。
  據說,神龍飛升之前腦袋在地上碰了一下,還往土地的西邊吐了口靈泉,泉水后來變成了一座湖泊,叫做龍涎湖。
  當時很多人看到了,好幾個家族都趕了過來想住在這片沾著龍氣的土地。
  大家都想住在這里,而土地太小住不下這么多戶人家,于是家族之間展開了械斗來爭奪。
  爭到最后獲勝的是敖沐陽的祖先,他們住在了龍頭點過的土地上,其他家族則留在了龍涎湖的東側,組建了一個叫做七姓村的村莊。
  經過幾百年的發展融合,王家人力壓其他六家成為了當地最大的一支,將村子改名為王家村。
  兩個村子起初是爭龍頭村的土地,后來開始爭龍涎湖里的漁獲,再往后還爭海洋里的漁獲。
  就這樣,斗爭持續了幾百年,最終變成了世仇。
  敖富貴陰沉著臉轉動船舵想轉向,但王家村的漁船是專門向著他來的。他的船太老太破舊,開來的漁船則是新式的拖網漁船,速度和靈活性差一大截,人家輕而易舉逼近了上來。
  王家村的拖網漁船應該剛買沒多久,船身涂抹的白色油漆錚明瓦亮,側方船舷下面寫著船名:屠土龍號!
  兩艘船靠近,拖網漁船的船頭上也站著一個青年,他靠近后大聲喊道:“敖富貴,你個煞筆又搞私營運?真他媽大膽,找死啊……”
  青年開口便罵罵咧咧,敖沐陽看了他一眼后打斷他的話說道:“王棟梁?嘴巴干凈點吧,幾年不見,你怎么越混越回去了?”
  這個名叫王棟梁的青年是他的中學同學,父親是王家村的村主任,從小脾性頑劣。
  上學的時候他嫉妒敖沐陽成績好、人緣好,經常去找麻煩,但只要沒有太多幫手,每次都會被收拾的很慘。
  聽到他的話,王棟梁一愣,他仔細打量了一番,皮笑肉不笑地說道:“哎喲喲,這是誰?一中的尖子生呀?好幾年沒見了,我還以為你死了呢。對了,你爹娘也好幾年沒見了,他們去哪里了?”
  這話說的非常難聽,旁邊的敖富貴臉色大變,伸手抄起船頭的魚叉吼了起來:“草泥馬的X,孫子我干死你!”
  敖沐陽心里更怒,如果是面對面王棟梁敢說這話,他肯定動手打的他連親娘都認不出來。
  但現在沒法動手,對方的拖網漁船比他們的鐵皮船高出一兩米,且船上人數更多,憤怒于事無補。
  壓住怒火,他摁住敖富貴的肩膀沉聲道:“就當聽狗叫,后面收拾他。”
  王棟梁見敖沐陽沒有發火,似乎覺得沒什么意思,回到駕駛艙親自掌控船舵,懶洋洋地喊道:“都坐穩了,咱們走嘍……”
  拖網漁船緩緩加速,貼著鐵皮船離開,但就在他們船頭靠近的瞬間,漁船的船頭忽然微微轉動撞在了鐵皮船的船頭上!
  鐵皮船穩定性不好,被撞上后猛的抖動了一下,站在船頭的敖沐陽沒有站穩,身軀一個踉蹌,腦袋正好撞在了旁邊敖富貴舉起的魚叉上,額頭登時被劃破了個大口子!
  只感覺一陣劇痛,敖沐陽下意識的捂住頭。但就在這時,漁船再次撞了鐵皮船一下!
  這下鐵皮船抖動的更厲害了,船上乘客被撞的東倒西歪,而敖沐陽額頭疼痛沒站穩,一下子掉入了海水中。
  落海后他并不慌張,海邊長大的漁民孩子哪個不是從小精通水性?
  另外剛才站在他身邊的敖富貴跟著跳了下來,伸手拉住他的胳膊想將他拉出水面。
  但就在這時候,敖沐陽視野中模模糊糊的出現了一道金光!
  這金光只有拇指肚大小,光芒柔和,好像螢火蟲。它在海水中飛快游動,軌跡混亂,最終一下子撞在了敖富貴后背上。
  接著,讓敖沐陽驚訝的事情發生了,這道金光竟然穿過了敖富貴的身體,保持極快的速度向他面前撞來,正好撞在了他的額頭正中受傷的地方!
  就在他奇怪這金光是什么東西的時候,他的大腦忽然產生一陣觸電般感覺,接著他驚恐的發現自己無法控制身體了。
  此外,更讓他驚恐的是,他的身體感受不到浮力了,好像鐵塊一樣沉入海底……
      下載地址

上一篇:《重生日本之以劍稱圣》(校對版全本)作者:小卒沒過河

下一篇:《萬界黑科技聊天群》(校對版全本)作者:火洞

備案ICP編號  |   QQ:878509783  |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大利嘉城668#  |  電話:878509783  |  
时时彩用五行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