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微信登錄 | 登陸 | 注冊 | 留言 | 設首頁 | 加收藏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精校小說 > 玄幻類 > 文章 當前位置: 玄幻類 > 文章

《崛起諸天》(校對版全本)作者:冬日之陽

時間:2019-03-13    點擊: 次    來源:網絡    作者:佚名 - 小 + 大

【TXT大小】:3.89 MB
【內容簡介】:
  睜開雙眼,降臨高武三國變身黃巾小兵,這是力量爆表的三國世界……呂布、趙云。張飛,在原本歷史上就是萬人敵的猛將兄,如今武力直破天際,橫掃萬軍,崩山裂石都是等閑!還好我有金手指,能穿梭諸天世界…… 

第一章 營地

  一陣勁風吹過,帶去了一些酷暑的炎熱,太陽高懸天空,將大地炙烤的片片龜裂。
  大地干涸,沒有足夠的水源,地面上的草木顯得有些枯黃,原本流淌著河水的小河小溪,如今都變成了凹陷的溝壑。
  飛鳥在空中嘶啞的鳴叫一聲,似乎是忍耐不住干渴,在空中轉了一圈,然后小心的飛向一條寬闊的河道。
  這條河道極為寬敞,大約有著數百丈寬,河道的中央還有些濕潤的淤泥,這只飛鳥不敢直接降落尋找水源,因為河道當中此時有著數百人正用破爛的木桶小心的取水。
  河道中的人衣衫襤褸,身形枯瘦,有幾個人看著逐漸降落的飛鳥眼神一亮,露出一絲炙熱。
  在這食不果腹的世道,只要這只飛鳥敢落下,就會變成這些人眼中的獵物!
  高泰腰間懸掛著一柄鐵刀,手中提著一個殘缺的木桶,木桶里面有著一點渾濁的河水,他也看到了半空中的那只飛鳥,手指一顫,似乎想要握住腰間的刀柄。
  不過想到傷勢還未恢復的公子還等著敷藥,不禁微微一嘆,提著木桶轉身就走。
  河道的前方,是一處巨大的營地,無數衣衫襤褸的男女頭戴黃巾,在營地中喧鬧不止,有孩童喊餓的哭喊,有婦孺無奈的低泣。
  營地的四周,四隊手持長槍的精壯巡視,還有許多斷手斷腳渾身鮮血的傷兵在營地的角落喘著粗氣。
  高泰看到營地中頭戴黃巾四處巡視的長槍兵,眼中掠過一絲憤恨,隨后立即控制住情緒,提著木桶來到位于營地偏僻一角的營帳。
  這處營帳破破爛爛,似乎是用戰場上破舊的旗幟為材料編制而成。
  “阿父!你回來了!”
  聽到外面的腳步聲,一個瘦小的腦袋從營帳探出頭,這是一個臉上涂著道道黑灰的瘦弱少女,她看到高泰的身影,悄悄的舒了口氣。連忙走出帳篷接過高泰手中的木桶。
  “小瑩,公子現在怎么樣了?身上的傷恢復的如何?”高泰愛憐的摸了摸少女干枯略微發黃的發髻,輕聲的問道。
  “阿父采的草藥很有用,公子的傷勢好了很多呢!”名叫小瑩的少女說道。
  她有些吃力的提著木桶,小心的將渾濁的水倒在旁邊的陶碗里,陶碗的旁邊支著還未熄滅的篝火,一絲絲草藥的味道從陶碗散發著。
  “我采的草藥只能外敷治一些外傷,公子主要傷在頭部,太平道的符水還真有些用,看來過不了多久,公子就能痊愈了。”
  高泰聞言臉上露出一絲喜色,公子四天前在戰場上被官軍刺了一槍,倒地的時候又恰巧的撞到了石塊,受了不輕的傷勢,昏沉了一天一夜才蘇醒過來,臥床兩三天,服了一點符水,身上又敷了草藥這才轉危為安。
  “你先在外面燒水,為父去看看公子!有什么事記得大聲叫我!”
  高泰交代一聲,掀開營帳,帳篷中亂草和碎布簡陋的鋪在地面,一個看起來十八九歲的少年躺在上面,少年長相端正,膚色略帶古銅色,不是相貌非常出眾的長相,但眉宇間自有一股英氣。
  此時少年胸口纏著一條滲著血的布條,聽到腳步聲,立即睜開了雙眼翻身站起,動作干脆利落,看到來人的相貌,松開了手中的木棍,叫了一聲道:“高叔!”
  高泰連忙上前扶著少年坐下,“公子小心,你身上的傷還沒有痊愈!”說著,他看了看少年面色如常,這才后退一步。
  少年苦笑一聲,“這幾天麻煩高叔了,四天前要不是高叔拼死護衛,把我從亂軍中拖出來,我那還能活到現在!”
  高泰神色一變,面色肅然說道:“公子這是拿我當外人看嗎?我是高家的家仆,侍奉公子天經地義,再說沒有公子庇護,我和小瑩早就餓死,還請公子不要再說這些見外的話了!”
  少年點點頭不再說話,心中卻波浪起伏,他現在的名字叫做高澄,字子明。
  四天前突然來到這個世界,靈魂和這具身體的殘魂融合,在融合的過程中得到了這具身體的一些記憶。
  只是融合還不徹底,意念中還有很多沒有融合的記憶碎片,只讓他大概知道了自己的名字和一些瑣事。
  由于靈魂發生了改變,高澄對于自己家仆高泰的為人并不熟悉,從蘇醒過來到現在,一直故意裝作腦袋疼痛,減少和對方的正面接觸并暗中觀察。
  四天的時間過去,他發現高泰為人忠義,并未發現自己的異常,并且經常冒著危險前往野外為他采藥。
  知道這些,高澄也放下戒備,把高泰和他的女兒高瑩看成了可以信任的自己人。
  “對了,公子,我剛才在河道打水的時候,聽說渠帥準備率軍前往潁川,再過三日就要拔營了!”高泰突然說道。
  高澄略微思索,結合這幾天所知道的情況。分析道:“黃巾賊四天前剛剛和官軍苦戰一場,雖然獲勝,但沒有從繳獲中獲得太多糧草!”
  “在這里駐扎的時間長了,不需要官軍來攻,這個營地的一萬多百姓就會餓死大半,剩下的黃巾兵根本不是官兵的對手。”
  “這群黃巾兵沒有太多的選擇,無論是南下還是北上,只有繼續裹挾百姓攻打城池,才有生存的希望!”
  高泰頓時恍然,露出信服的神色。“公子所言極是,這群黃巾賊要么選擇餓死,要么就必須拔營攻打城池!”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黃巾賊要繼續攻打城池,那豈不是說我們還要上陣和官軍廝殺?可惡!如果不是這幫亂賊,我們早就回到了廣陵,現在居然被裹挾到了賊營。要是被官軍知道我們的身份,公子以后還如何入仕?”
  這具身體殘留的記憶不多,高澄吸收記憶后對天下形勢并不了解。
  所以此時聽到高登這話,并沒有接話,而是微微一嘆,說道:“如今天下大亂,官軍和黃巾軍你來我往的殺戮,尤其是黃巾軍,遍地都是,就算我們能從這里脫身,走不了多遠也會遇到其他的黃巾賊兵,還是先留在這里想辦法保住自己的性命吧。”
  高泰聞言也只能點頭應是。隨后他看到高澄面露疲倦之色,便起身告退,讓高澄在營帳中繼續休息。
  等到高泰走后,高澄才露出苦笑,“黃巾賊……光和七年,這里居然是三國世界,也不知道我是走了什么霉運,居然突然來到了這里,最要命的還是被強迫加入了黃巾軍!”
  黃巾軍,在他的記憶中,一直都是烏合之眾戰五渣的代表。
  并且黃巾軍在東漢末年一直被視為草寇賊子,只要撞到官軍手中,只有一個字,殺!這種情況一直到了后期諸侯爭霸的時候才有所改善。
  “哎,黃巾軍的未來還輪不到我來操心,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在這個黃巾營地生存下去!”高澄抬了抬手臂,頓時胸口傳來一陣刺痛,這是胸口傷勢還未痊愈的征兆。
  這時高瑩端著一碗草藥走了過來,這個瘦弱的小女孩這幾天負責照顧高澄,累的不輕,她輕聲說道:“公子,該換藥了!”
  說著她走上前輕車熟路的將高澄身上纏的布條取下,小心的草藥敷在他胸膛的傷口上,此時傷口已經開始收縮,還殘留著一道血紅色的痕跡。
  “太好了,公子,再過一天時間傷口應該就能徹底愈合了。”高瑩顯得十分高興,小臉微微帶著一點紅暈。
  上完藥,高澄披上衣服,略帶驚訝地說道:“小瑩,高叔這是在什么地方采的草藥?我被一刀砍中胸口,受了這么重的傷,敷上藥四天就能好的差不多?這也太快了吧!”
  高瑩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說道:“公子忘了么?是阿父用戰場上繳獲的財物從吳都伯手中換了太平符水,用符水將公子救回來的。太平符水能治療百病,阿父采的草藥可沒有這么大的作用!”
  太平符水?高澄心中一震,符水這東西不是騙子用來騙人的么?怎么可能治療百病?不過他看到高瑩的表情,似乎對太平符水的效果深信不疑。
  “嗯,可能是我頭部受傷,記錯了吧。”高澄干笑一聲,這時候他腹中咕咕叫,連忙轉移話題,問道:“對了,我們現在還有多少吃的?”
  高瑩的小臉頓時暗淡些許,沒有再關注高澄的異常,而是低聲地說道:“我們現在只剩小半袋糧食了,這還是阿父用剩下的所有錢財從糧草官那里換來的,只夠我們吃兩天。等到拔營出發的時候,我們就要餓肚子了。”
  此時黃巾大軍是由太平道的死忠信徒和吃不上飯即將餓死的饑民組成,大營內糧草極度缺乏,這支黃巾軍的渠帥只能保證自家的嫡系人馬不餓肚子,至于外圍的流民亂民,只能任由自生自滅。
  高澄來到這個世界之前,家境雖說不是什么豪富之家,但也衣食無憂,從來沒有體驗過餓肚子的感覺,如今聽到高瑩的話,心中頓時一沉。
  “糧食只夠吃兩天……”
  高澄感到一股緊迫感,三天之后大軍拔營,除了黃巾軍的嫡系人馬和流民中的精壯之外,剩下的數千老弱病殘經過連番跋涉活下去的幾率不會超過三成。
  接下來,高澄繼續和高瑩說話,裝作不經意的打聽著關于這方世界的一切信息。
  不過高瑩只是一個沒見過多少世面的小女孩,知道的信息很少。不過就這一點很少的信息,就讓高澄心神震動,精神恍惚了幾個時辰才恢復過來。
      下載地址

上一篇:《無敵真寂寞》(校對版全本)作者:新豐

下一篇:《永夜君王》(校對版全本)作者:煙雨江南

備案ICP編號  |   QQ:878509783  |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大利嘉城668#  |  電話:878509783  |  
时时彩用五行选号